金秋十月

时间:2020年10月30日 作者:高腾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字体:

金秋十月,秋风瑟瑟,处处飘散的落叶,蜷缩在人们有意无意间踏上的足底,发出叹息般的碎响,也有些许叶子,在湖面薄薄堆积了一层,微红衬绿波,煞是好看。    想起朋友曾经给我抄过的诗,有篇叫做《过程》,“十月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天上的云”,当时读起只觉得美,也未有其他感觉。今天突然念起,美感依旧,却添了几分落寞。细想来,十月的天很蓝,犹如纯蓝的画布,而云,便是画布间仿若无意间滴下的墨迹,最后渲染成种种形状;又如美人低眉时脸上的红晕,只是换了颜色。

这般的云,与瓶间初汲的水相望,想来自是脉脉,却终不得语。一片天,一方地,句子美的仿佛自唇间念出,便要碎掉。这样的天,想到这样的句子,心境也越发随了秋天的天空般,空旷辽远。    自十月八日寒露起,秋意转浓,单衣已御不住渐渐凛冽的风,只是阳光依旧明亮,一片美好的感觉,冷冽的风与阳光并存在这深秋,看似矛盾却透着某种理性的思考。每过一天,阳光便似又冷了几分,只是清晨初醒,惺忪中若是看到外面是明亮的,心情也便随之而明朗起来。    家乡小院前几方空地,金色的落叶柔柔软软的落成了毯,远远望去,只觉得那应该是画卷的色彩,像极了西方写实的油彩画,美得只可远远观望,仿佛这样身着秋衣单薄的我,不配走入那样瑰丽的色彩。    水果中最爱桔子,觉得很有秋天的味道。微酸,略甜,黛绿的外皮。当颜色渐黄,味道越甜,秋意便越深了。妈妈以前说过,霜降后的桔子甜,心中一直记得,也更为期待。只是霜降后的秋天,似乎也愈加离冬天更近了。    秋天一向短,也许某一夜后忽然风起,便以摧枯拉朽的力量,将这个城市拖入冬天。

十月的风,已渐渐侵人。

十月,应是金秋,我想象着某时某处,会有麦浪翻滚直到天涯,风送麦香。

十月,渐渐入冬,透过它的窗口,我看见了十一月,大雪弥漫,已不复现时光景。(选煤公司袁大滩选煤厂 高腾)


上一篇:家乡的山水呀,家乡的情
下一篇::没有了
分享按钮
xxfseo.com